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孕期保养 > 网上问诊、无接触购药……我们的看病方式正被颠覆?

网上问诊、无接触购药……我们的看病方式正被颠覆?

作者:湘江助孕时间:2020-03-06 21:39:31热度:98705
北京3月6日电题:网上问诊、无接触购药……我们的看病方式正被颠覆?记者:张尼网上问诊、处方外配、无接触购药、在线医保报销……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线上就医”走进

  北京3月6日电 题:网上问诊、无接触购药……我们的看病方式正被颠覆?

  记者:张尼

  网上问诊、处方外配、无接触购药、在线医保报销……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线上就医”走进了不少人的生活。

  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文件提到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发展。近期,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也发文明确,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一系列重要政策信号释放,让互联网医疗话题再度被舆论聚焦:网络时代,人们的看病就医方式也将被颠覆?

2月26日,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张航(右二)和她的同事们对患者进行网络问诊。近日,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南京市第一医院互联网医院开通了发热咨询、心血管内科、消化内科、呼吸内科、内分泌科、普外科等26个科室网络问诊,157名专家免费对患者进行在线初诊,减少慢性病患者、复诊患者来院次数,有效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2月26日,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们对患者进行网络问诊。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宅家抗疫”带火互联网医疗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打破了不少人原有的生活节奏。

  一个多月来,全民“宅家抗疫”,医院成了高危地带,对于有就医用药需求的人来说,看病买药成了一件难事。

  为了减少感染风险,一些患者将目光转向了互联网医疗,特殊时期,“无接触”问诊的互联网医疗,成为更高效、便捷的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全国至少10余家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在线问诊专页,200多家公立医院开展新冠肺炎免费互联网诊疗或线上咨询。

  例如,平安好医生、好大夫在线、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医疗”平台纷纷推出了在线问诊、义诊、线上购药等服务,缓解了实体医疗机构医疗资源不足的压力。好大夫在线、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平台还提供了关于新冠肺炎的快速问诊等服务。

  此外,第三方处方流转服务平台易复诊也为中日友好医院、青岛市立医院等全国多家医院提供互联网医院建设、“不见面”购药服务等解决方案,帮助医疗机构通过公众号等平台为患者提供在线复诊、零接触购药等服务。

  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互联网+”医疗服也发挥了积极作用。

  此前,武汉市医保局火速为微医互联网总医院开通了医保支付。该互联网医院可为武汉市门诊重症(慢性)疾病的参保人员,提供线上诊断、处方外配、在线支付和线下药品配送上门服务。

  并且,该平台集结的全国医生,都可以通过平台全力驰援武汉。

资料图:互联网医院的长三角远程联合门诊和病房视频探视功能也辐射多地患者。 晏雪鸣 摄
资料图:互联网医院的长三角远程联合门诊和病房视频探视功能辐射多地患者。 晏雪鸣 摄

  在线问诊需求呈“井喷式”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疫情期间,线上问诊需求也出现“井喷式”增长。

  以公立医院为例,在深圳,疫情防控期间,深圳28家医院开通网上问诊服务。

  数据显示,截至2月25日,深圳市互联网医院线上诊疗累计业务量6607人次,开具电子处方累计达5866人次,线上咨询累计达14.7万人次,其中,新冠肺炎咨询累计达8.2万人次,占比达56%。

  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平台同样也受到患者欢迎。

  例如,平安好医生APP显示,疫情期间,截至2月25日,平安好医生已累计提供了超800万次问诊。

  好大夫在线数据显示,1月22日至2月25日,好大夫在线线上总流量达2.64亿,总问诊量超过426万,其中肺炎占比20%。

  此外,自2月1日起,好大夫在线平均每天有2.45万医生在线问诊,相比1月环比增幅24%,用户环比增幅278%。

资料图:导医演示用社保卡就诊。 韩章云 摄
资料图:导医演示用社保卡就诊。 韩章云 摄

  政策加速落地:网上就诊可报销

  特殊时期,民众对线上问诊的需求量激增,并在体验中感受到了其中的方便快捷,而利好政策也在加速落地。

  近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联合下发《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

  文件提出,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批准设置互联网医院或批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保障定点医疗机构,按照自愿原则,与统筹地区医保经办机构签订补充协议后,其为参保人员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通俗理解就是符合条件的情况下,患者网上就诊可纳入医保报销。这也被外界认为是提速推进互联网医疗入医保的一步关键举措。 

  3月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文件强调将符合条件的医药机构纳入医保协议管理范围,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发展。

  其实,此前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工作一直在进行中。2019年8月,国家医保局就曾下发《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

  这份《指导意见》旨在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价格、医保支付政策,支持“互联网+”在实现优质医疗资源跨区域流动、促进医疗服务降本增效和公平可及、改善患者就医体验、重构医疗市场竞争关系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疫情爆发以来,线上诊疗发挥的作用更加凸显,这使得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政策加速落地。

  2月26日,武汉市医保局为微医互联网总医院开通医保支付,微医成为武汉首家纳入医保支付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

  3月2日,北京完成首单“互联网+”诊疗报销,患者实现了“网上复诊”足不出户。

  “政策的迅速跟进,为互联网医疗发展进一步扫清障碍,将支付变得更容易,这样将使互联网医疗的操作性变得更可落地。”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

  线上就诊能缓解“看病难”吗?

  疫情之下,互联网医疗解决了不少患者的看病难题,在业内专家看来,伴随着线上就诊的接受度提高,其产生的影响可能更加深远。

  马光磊在采访中表示,患者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复诊购药,可以有效解决患者“因药就医”难题,同时也减少来院的患者,缓解医院的门诊压力,释放出更多医疗资源,提升患者看病就医的获得感。

  不过,若想让线上就诊成为一种常态、为互联网医疗破冰,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表示,医药行业具有特殊性,“互联网+医”、“互联网+药”、“互联网+险”各自已非常复杂,相互配合更不能一蹴而就。

  他强调,两部委的《意见》只是打开了一扇通向春天的大门,但是如何走到繁花深处仍是未竟的课题,其中监管和控费是重点,也是难点。

  “比如如何避免因互联网便利性而带来的过度使用,如何防止虚构医疗服务的骗保行为,如何将国家集中采购药品纳入线上医保等等,都还需要政府、医院、平台和社会齐心协力、各自担当,在不断创新中给出答案。”王航说。

  马光磊也表示,措施在促进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同时,也要避免一些乱象存在。

  他举例说,互联网医疗目前只允许部分常见病和慢性病的复诊开方,但如何确定复诊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定义。此外,不见面购药方式,如何进一步的确定它的方法和内容,如何落实具体的购药方式,避免无方复诊、无方购药的行为,也需要研究。

  马光磊称,如果要大规模开展互联网医疗,必须要把握线上线下一致性原则以及联动性原则。

  他强调,处方真实是“凭方复诊”、“凭方售药”、“凭方报销”的基础原则,落实好政策的关键在于做好处方信息、电子病历信息以及结算信息的全程可追溯,这也是为在线医疗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

  “要将医疗机构和医疗行为看成个整体,把医疗、医药、医保联合起来,实现‘三医联动’,否则还是难以大规模使用。”马光磊说。(完)

【编辑:李玉素】